今天安柒樾又怎么了QWQ

【这里安柒樾/七月】
既来之,则安之
头像@愛吃土豆的小烏龜
四欠/K漏/局厨
KBShinya是我的人ԅ(¯ㅂ¯ԅ)
吃各种CP,不逆不拆而且洁癖
无限更グッ!(๑•̀ㅂ•́)و✧

就玩个梗

痒局长    刚刚
大家好,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A路人
转发520  评论521  赞1314

A路人     刚刚
哎呀嘛,咔咔的@痒局长❤️
转发520  评论521  赞1314

【局路】一个像太阳一个像月亮

×学傻了,吃把刀。

1.
有人说,他们一个像太阳,一个像月亮。
他们说,太阳和月亮是无法分离的。

2.
第一年,痒局长来到上海,我带着他在上海玩了一整天,没有停歇,最后他累到不行,扯着我在大街上喊:“我走不动了,我要躺在地上,要A路人亲亲抱抱举高高才起来。”
“痒撒比快起来!!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其实周围并没有人,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脸红,也许是很羞耻吧,又或许是……
“那就抱啊!”
他坐在地上,眼神委屈地看着我,像一只大兔子。
我看着他,不知为何想要冲上去狠狠地拥抱他。
我弯腰轻轻抱着他,他愣了愣,回抱了我。兔子撒娇般地在我怀里蹭。
“那?亲亲和举高高呢……”
“亲你个大头鬼!”
我拉着大兔子,兔子像捡了宝贝一样,兴奋得一蹦一跳的,拉都拉不住。

3.
第二年,痒局长常住在上海。
痒局长拉着我看了又看他租的房子,炫耀似的说:“怎么样A路人,我的眼光是不是比你家好多了!”
“是是是,痒哥哥说的都对。”我有点违心,回头看他,他也正在看我。
眼神对视,目光交错,我傻傻地撞进了他的温柔乡里,就再也出不来了。
当晚我在他的家里睡。两个大男人挤着一张小床,他觉得不舒服,伸手把我拦进怀里。我靠在他的胸膛,隔着薄薄的衬衫能够感受到他的温度,安静的环境下我能够清楚的听见他心脏跳动声音。
不知何时,我的心跳漏了一拍,竟默契地与他的心跳一起跳动。交缠在一起的气息与心跳,这是我们最亲密的一晚。

4.
第三年,我失恋了。我跑到他的家里,在他的怀里哭了好久。他抱着我,轻轻拍着我的背,轻声细语像哄小孩子一般,我竟不争气地在他的怀里睡过去。
半梦半醒之间,我感觉到了一个温热的吻落在我的额头上。
我悄悄拉近我们之间的距离,他没有拒绝,霸道地把我锁在他的怀里,耳边全是他的温热的鼻息。
“路人……路人……”他呢喃着我的名字。
我不厌其烦地回答。
如果可以,真想就这样,一直到老。

5.
我们有情侣名字,有情侣纹身,有情侣手机饰品,有情侣衬衫……
所有人都觉得,我们亲密得像情侣一般。
可……可我们不是情侣啊。

6.
“我们是情侣吗?”
“不是。”
“我们可以在一起吗?”
“不可以。”
“明天我结婚,你会来吗?”
“会。”
“你爱我吗?”
“我爱你。”
“我也爱你。”

7.
第四年,在婚礼现场,我第一次看见他正经地穿一整套西装。
“恩,很帅啊,可惜比我差一点。”
他过来帮我整理好衣服,笑笑:“今天我是伴郎,怎么可以抢了新郎的风头呢?”
看着他的笑容,我鼻子一酸,差一点就忍不住要哭了呢。
我忍住了,因为我知道,我再也不能,在难过的时候,扑进他的怀里痛哭一场了。
我也是要有家庭的人了。

8.
有人说,我们一个像太阳,一个像月亮。
他们说,太阳和月亮是无法分离的。
可是,太阳与月亮之间,是有我们根本无法跨过的距离的啊。

往下一拉,刷新,当四个相似的头像整齐地,同时亮起,心里满满的都是喜悦。

朋友说,路人,白鼠,狮子,局长,一起开了直播。

我说,四欠终于一起开了直播。

朋友叫,路人,白鼠,狮子,局长。

我叫,四大欠王。

这两个小时,我很满足。

一切都恍如昨日,他们还是没有变化,局长依旧的操作,白鼠依旧的技术,路人依旧的话唠,狮子依旧是团宠。

终于有一天,在局长的直播间里,有人问主播和谁一起玩?

我们理直气壮地回答,是四欠!

心中默念三遍,

四欠不散

四欠不散

四欠不散

【局路局】谈一场由真心话大冒险而牵线的恋爱吧(。ò ∀ ó。)

❤️日常长题目
❤️ooc归我
❤️七夕快乐グッ!(๑•̀ㅂ•́)و✧

痒局长最近十分的倒霉,不但每次都吃不到鸡,就连在玩真心话大冒险都一直在输。

“唉,又是局长输了哈哈哈哈哈。”

“卧槽这游戏在针对我吧啊啊啊啊!”

“来吧局长,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emmmmm大冒险吧。”

KB呆又呆随机抽了一张卡,只看了一眼就用可怜的眼神看着痒局长。

痒局长被他看的浑身不舒服,示意他赶紧结束这尴尬的场面。

“吻一下你身后的人。”KB呆又呆抛弃掉他的福州腔,字正腔圆地念出这句话。

“……KB你这个表面兄弟别以为我没有听出你在忍笑。”

--emmmmm身后的人……

痒局长回头一看,他的后方正好坐着一个人,穿着黑色连帽衫,身材娇小,关看背后分不出是男生还是女生。

“要是个女生我跳进天德池都洗不清了。”

痒局长在一群表面兄弟的怂恿下,尴尬地走到那人背后,轻轻拍了拍那人的肩膀。

那人回过身,一双赤瞳疑惑地看着痒局长。

“唉好可爱的男孩子呀(〃ノωノ)”少女局有点心动地看着眼前的人,橘色的头发藏在黑色连帽衫底下,却盖不住那一根挺立的呆毛。精致的脸庞像个十几岁的小孩子。

“有事?”

--“唉声音也超好听啊(/ω\)”少女局心里对这人的好感又增加了几分。

“你能帮我个忙吗?……”痒局长面露尴尬之色。

“好呀!”那人十分热情。

“我有个请求……别打我好吗?”

“啊?……”

痒局长低头,隔着橘色的刘海,在那人的额头上轻轻落下一个吻。

--如蜻蜓点水般,在心里激起一圈圈涟漪。

痒局长亲完后连忙说了一声对不起就逃走了,身后的人大声地起哄。痒局长扑过去和他们打作一团,还悄悄地回头看一眼。

那人只是愣了一会,就装作没事一样转过去继续和朋友聊天。

--“还好没有生气……”少女局舒了一口气,却不知道那人正面带笑容,在朋友面前,骂他。

痒局长又输了!

痒局长已经麻木了,随便抽了一张大冒险的卡,嘴里一直小声说道:“今天真是诸事不宜!”

【向一个不认识的人要TA的联系方式。】

痒局长翻了一个大大白眼,表面看起来稳如老狗,实则心里早就已经用扬州话骂了千遍万遍了。

“好我认了!”

痒局长心一横,走到刚才那人的身边,那人没好气地看着他:“又输了?”

“是!”痒局长回答得理直气壮。

“……好吧,这次的惩罚是什么?”

“要你的联系方式!”痒局长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

那人翻了个白眼,接过痒局长的手机,打下自己的QQ号码,还顺便帮他添加了自己。

痒局长收回手机时,就已经看到自己的列表里多了一个人,那人还发了一条消息:“别再输了。”

--那条消息,痒局长至今都不舍得删掉。

也许是那条消息起作用了,痒局长之后就一直都没输过,痒局长觉得那人真是他的幸运神呀!

不知何时,那人起身走到他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痒局长回头疑惑地看着他。

--唉,这场景怎么这么熟悉……

“嘿,我叫A路人,这是电话号码,欢迎联系啊!”

那人……不对,是A路人塞给他一张小纸条,就和朋友一起走了。

临走时还留给少女局一个迷人的笑容。

痒局长似乎没有听到朋友们的起哄,郑重地输入A路人的电话。

刚保存,手机通讯录的第一人就是A路人。

少女局傻傻地看着,似一个怀春少女。

A路人刚回到家,一个不知名的电话打过来。

他看着这陌生的号码,没有着急接下,他知道,是刚才那个游戏一直在输,然后红着脸亲了他一下,不仅要走了他的联系方式,还要走他的心的人。

A路人接下电话,那头传来可爱的小奶音。

“emmmmA路人?”

“是我。你又输了?”

“……是的。”

“emmmm那你选了什么?”

“……真心话”

A路人有点意外,大冒险选到他就算了,怎么连真心话都会选到。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相信啊。”

电话那头突然安静了下来,A路人也忍不住停下动作聆听。

“A路人你好,我是痒局长。”
“……我可以追你吗?”

小奶音正经说出动人的情话,A路人没有半点犹豫。

“可以呀!”

【局路】一辆独轮车

第一次开车!应该不算车吧……

帮暗恋的人自//慰被发现了还被强迫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并不是知乎体

↓来,走一波连接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42607994381536

手机党请走评论|ω・)

【局路】对视一百秒

※日常回忆过去
※ooc是我的锅
※BGM:痒局长-刚好遇见你(特别好听,真的
※有一些故事是真实存在的,有些是可能存在的吧233

痒局长今天破例没有修仙,这还没到凌晨就下播了。回头一看,A路人正翘着二郎腿坐在床上玩手机,腿还一晃一晃,看的出主人的心情非常好。

“唉,你怎么不直播了?”
“恩……有点累了。”

“唉路人,我们来玩个游戏吧。”
痒局长坐到A路人的身边,揽过他的肩说到。
“我们对视一百秒,好不好?”
“……这游戏怎么给里给气的。”

痒局长没有说话,静静看着A路人的眼睛。
A路人刚想开口吐槽,可对上局长的眼神,张口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对视第一秒--痒局长想起了他们初次认识时的情景。
那时痒局长还叫呀呀呀痒,是个鬼畜新人,而A路人已经是小有名气的up主了。
呀呀呀痒在鬼畜上还有些不懂的操作,思前想后最后决定询问他最喜欢,最敬仰的前辈。
“请问是A路人大大吗?我是呀呀呀痒,我想向您请教一些问题可以吗?”
“哦痒君啊,你不用那么拘束的,有什么问题就问吧!”
“啊路人大大真好呀,好温柔呀!”当初的呀呀呀痒这么想,现在的痒局长觉得当初真是瞎了眼了。

对视第十秒--A路人想起在视频评论里那羞耻的对话。
“哈哈,早看过啦,呀呀呀痒的作品必须看w”
“A路人我爱你O(∩_∩)O。A路人的作品研究千百遍”
哎呀,就算现在想起都好羞耻好不好啊!

对视第十五秒--痒局长想起了两人初次面基时的情景。
痒局长从南京初次来到上海,下了高铁还没来得及感慨,就看见远处有人朝他招手。
好吧,是那个SB路人。
两人早就互相见过照片了,所以认出来不是什么难事。
两人在互相走近,痒局长看见对面的人笑容灿烂,眉眼弯弯的,可真好看啊。
痒局长二十多年的处男心思突然萌动。

对视二十二秒--A路人想起了痒局长与谈了半年的女朋友突然分手,然后他就消失在大众的视线里的情景。
打痒局长的手机--不接,给他发消息--不回。
A路人突然急了,他知道痒局长是个痴情的人,初出社会有多单纯,怕他不懂事会做出什么事情。
A路人凭着依稀的记忆来到痒局长的家。他用力地敲门,直到门开了一小道缝隙,那熟悉的脸庞重新出现在眼前。
A路人推开门,给了痒局长一个大大的拥抱,把痒局长吓得整个人都愣住了,都忘了要推开他。
两个人就一直在门口拥抱着,A路人突然间希望,时间可以慢一点,再慢一点。

对视三十八秒--痒局长想起了四欠第一次玩求生的情景。
那时的四个人有多么青涩,技术有多菜……
可那时是有多开心呢…
如今四个人的关系虽然如旧,可在一起玩的时间已经很少了,每个人都很忙,但--
只要是约定好的时间每个人都不会迟到,只要是有人说了第一句话就会有人紧接着下一句。
这样不也挺好的吗?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我们是一支训练有素的队伍!”

对视第四十四秒--A路人想起和痒局长第一次合唱的情景。
A路人知道一个音痴跑起调来是不受控制的,更何况痒局长唱歌还有一股金坷垃味。
虽然如此,但A路人还是把痒局长的干音默默地放进文件夹中收好,细心地帮他做后期,再po上网。
“阿路人你一定要保护好我的干音啊!”
“知道啦!你个撒比唱的实在太难听了!”
之后,A路人悄悄点开单曲循环,在痒局长的刚好遇见你下评论:好听啊。
“啧,其实还是不错吧。”

对视第五十六秒--痒局长想起了A路人生病进医院的情景。
当时痒局长正在直播,突然一个电话打断了他。
“局长你现在有空吗?我有点难受,你能帮我……”
“你在家吗?我现在过去找你。”
痒局长赶到时,A路人已经晕倒了。
痒局长把A路人送到医院,医生告诉他要做手术,他吓得手一直在颤抖,勉强打开手机给白鼠打电话说明了情况。
白鼠听他说完,有点沉不住气了,大喊着说手术可以做没有事的,局长你冷静一点!
痒局长挂了电话,一直在手术室前等着。期间狮子来过,应该是白鼠告诉他吧。
狮子的到来给痒局长带来一点安慰,但心始终悬着,直到A路人平安地从手术室中出来。
“妈的你个SB路人,你是想要吓死我吗!”
痒局长一边给A路人喂粥,一边喋喋不休地骂着。

对视第六十秒--A路人想起了痒局长跑到他的家里录层层恐惧。
“恐怖游戏啊……”
虽然过程中一直在和局长聊天,没有什么恐怖的气氛,但突然的开门杀还是A路人吓得猛颤抖了一下。
痒局长没有停下吐槽的嘴,也没有出声安慰他,A路人还有点幽怨,却发现痒局长本来在操作鼠标的手不知何时放在了自己的手上。
痒局长轻轻捏了一下A路人的手,又重新操作鼠标,仿佛没有发生过一样。
A路人还在回味手上的触感,侧目看向痒局长的侧脸,忍不住轻笑。
“玩恐怖游戏你怕不怕?”
“怕什么,这不是有你吗!”

对视第七十二秒--痒局长想起了自己那段被黑成撒比的情景。
不知从哪儿冒出一个帐号,联合痒局长的黑粉,各种的挖黑料,到痒局长的直播间里乱讲话,甚至翻出了痒局长前女友的事情。
痒局长本来想着过一段时间也就过去了,所以没理,可事情越难越严重,那群人不仅仅限于痒局长的直播间和微博,甚至跑到他的朋友那儿去闹事。
那群人也一个不小心,就踩了痒局长的地雷。竟然开始离间痒局长和A路人的关系。
看到两家的粉丝吵得好像有不共戴天的仇恨,甚至骂到了A路人的身上去了。
痒局长的地雷炸了,他把这件事情的主谋逮了出来,和他一番理论,然后发了一篇文章澄清了一些污蔑的事情和对自己的错误行为表示承认并且会改正。
文章发出去,痒局长都来不及看评论,急急忙忙地给A路人打了电话。
“……局长?怎么了?干嘛不说话?”
痒局长沉默着听A路人在电话那头说话,不知为何,此刻A路人轻松的语气让他很安心。
电话那头的人听他不说话,气不过就开始骂他,甚至连上海话都出来了。
“……恩,没事,你没事就好。”
“……什么嘛。”
后来,A路人看了那篇文章才了解痒局长的用意。
看着局长心不在焉地直播,A路人发过去一条消息。
“我想吃大盘鸡,你陪我吧。”
“好。”
不出意料的秒回,就像A路人毫无犹豫地愿意相信痒局长。

对视第八十七秒--A路人想起了痒局长告白时那个傻样。
“你等会,我有话和你说。”
痒局长的眼神飘忽不定,缓缓开口。
“这个世界上有许多美丽的风景我都错过了,可我唯独不愿错过你这道风景。”
“……说人话。”
“我喜欢你!……你愿意我和我在一起吗?”
痒局长低下头,小心翼翼地说出这句话。
“我……愿意啊。”
A路人看见痒局长猛得抬起头,眼中尽是惊喜。
“我也喜欢你啊……你个撒比!”
A路人被痒局长抱在怀里猛亲的时候想到。

对视第九十一秒--痒局长想起了两人初经人事的情景。
痒局长把A路人压在床上吻,把身下的人吻的晕乎乎,双手自然地搂上痒局长的脖子。
其实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没有别扭也没有过分的害羞,把灯一关,衣服一脱,不过是一件将来要干千遍万遍的事情而已。
“……宝贝儿。”
“啊……嗯慢点……啊啊……”

对视第一百秒--A路人看见痒局长的眼眸里都是自己的影子,眼中的温柔怕是要把他融化了。
他从来都知道,痒局长不是一个会说好听情话的人--
但他知道,痒局长的眼中所流露出的温柔,爱慕和沉迷,都是一句句娓娓道来的情话。
A路人凑近痒局长,吻上他的嘴唇。
就像痒局长最近唱的那首歌。
“才懂得相互拥抱
  到底是为了什么,
  因为刚好遇见你”
“所以刚好爱上你”

【全职高手】店长叶修与周小黑猫的日常

°与 @墨影祭 太太的联文,手机党就不放链接了
°甜,有私设,有ooc
°宠物店店长叶修×小黑猫周泽楷

A.M. 06:30

叶修关掉催命的闹钟,翻个身继续做自己的春秋大梦。这不,在梦中刚准备一招秒杀对手,才突然发现对手朝他腼腆一笑:
“前辈。”
“小周?”

垂死病中惊坐起(?)的叶修转过身,对上一双深邃的眼睛正疑惑地看着他。叶修平静了一下被吓到的小心脏,才想起昨天他从宠物店里带回来的一只小黑猫。

这只小黑猫从毛色到眼眸都是黑色,可唯独在耳朵旁藏着一点灰白色,像是那漆黑的夜空中的一点星辰。

小黑猫钻进叶修的怀里,轻轻地蹭着叶修的睡衣,嘴里还“喵喵~”的叫着,像是在恋人怀里撒娇的小姑娘。

“哎哟,这撒娇劲儿,饿了?”

叶修从床上坐起,想要给小黑猫倒一点牛奶。可这小黑猫却不肯离开他的怀抱,不锋利的小爪子有一下没一下
的挠着叶修的腹部。

叶修哭笑不得,放轻语气,温柔地对小黑猫说:“乖,
我去给你倒牛奶。”

小黑猫听懂了,抖了抖耳朵,舔一下爪子才舍得离开,看着主人给他倒甜到发腻的牛奶,才“咕噜咕噜”地喝起来。

叶修看着那晃动的小脑袋,觉得可爱,忍不住揉了揉,听到小黑猫发出舒服的叫声,心情大好。

“恩……美好的早晨。”

A.M. 08:30

叶修是一家宠物店的店主,这里每天都有不同的顾客购买或者送来小宠物让叶修照料。所以叶修每天的生活除了和顾客打照面,就是和这些各式各样脾气的小可爱斗气,比如那只叫做许斌的巴西龟又不知道爬到何处去了,那只叫做黄少天的鹦鹉又欺负乖巧的小黑猫……

叶修走过去抱起可怜的小黑猫,看着它套拉着脑袋一脸委屈的样子,叶修于心不忍,对着那只黄小鹦鹉放了几句垃圾话, 便抱着小黑猫到柜台,给他倒一碗香甜的牛奶,静静看着它伸出粉色的小舌头轻抚过表面,耳朵也随着小脑袋一抖一抖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和谐,除了后方叽叽喳喳的黄小鹦鹉的话……

上午的天气晴朗,来往客人的心情与态度也比较的亲切,除了几个难缠的客人,叶修的上午过得也是平静如常。

P.M. 2:00

太阳越来越热烈,来往的行人汗如雨下,店里的冷气吸引了不少行人,打着看小宠物的旗号趁机在店里吹冷气。

叶修也没有那么多心思去理会,礼貌又不失尴尬地打发打发顾客,又把大部分时间放在打理自家宠物的身上。

此时的小黑猫正舒服地躺在叶修给它搭的一个只属于它的小窝。受到店长的独特待遇,自然有其他的小宠物羡慕嫉妒恨啊,这不,吵闹的黄少天又来打扰它的美梦了。

小黑猫打算向店长求助,迈开自己的大长腿向那人的背影冲过去,用小爪子挠叶修的裤脚。叶修疑惑地回头看着它,弯下身子,把它捧在手里,看着它的尾巴有意地触碰到他的指尖,痒痒的。所谓十指连心,叶修感觉心尖上被有节奏地敲打着,随着心跳一起在加快。

“哎呀这萌的,啧啧,不得了啊。”

P.M. 08:00

夜幕悄悄降临,小黑猫陪着叶修关店,吃完晚饭。一人一猫在街上散步。

秋天的夜晚吹过一阵阵凉风,叶修感觉到指尖的冰凉,便把小黑猫抱起捧在怀里。

小黑猫很享受在叶修怀里的温度,于是抖抖耳朵,在叶
修怀里舒服地睡了过去。

叶修到家时已经快九点了,怀里的小黑猫睡得很沉,怎么摇晃都不肯醒。

叶修把它放在柔软的床上,亲了亲小黑猫的耳朵,替它顺一遍毛,自顾自地说到。

“真是……呵,晚安。”

硝烟弥漫的战场,四处遍布着尸体,混乱不堪,山谷中不时传来witch的哭声。

与山谷相反的方向是安全区,由一条隧道直接链接。

一个少年正扶着墙,缓慢地向安全区走去。少年的鲜艳的发色在暗红色的血迹和发黑的尸体中显得格外突出。

回忆似走马灯,在脑海中一遍又一遍的播放。

“如果你们不是生在这个时候,你们有想过你们做些什么事情吗?”

一列火车按着惯有的节奏前进着,四位少年正在一节车厢中讨论得热火朝天,殊不知危险正在靠近。

“白鼠呢?”
“我想做一名医生,救死扶伤嘛。”

火车上爆发了尸变,最后三节车厢的人都没能幸免,变成了丧尸。一瞬间,火车被恐惧所笼罩,哭喊声层出不穷。所有警备人员奋起作战,可尸潮涌来,一瞬间就吞 没了无数人的性命。

白鼠使计引诱大部分的丧尸集中在最后一节车厢,想要引爆车厢。但白鼠突然发现引线已经被割断,当机立断他就冲进车厢里,亲自引爆炸弹。

白鼠被丧尸团团围住,脸上没有一点害怕的神色。白鼠转过头,示意狮子把车厢之间链接的机关打开。狮子始终低着头,颤抖着伸手去扯开拉绳。我想要冲上去阻止狮子,身后的局长把我死死地抱在怀里,不让我动弹。我眼睁睁地看着,狮子打开机关,白鼠离我们越来越远。突然一声巨响,使半跪着的狮子跌坐在地,我在背后,看不到他的表情。我靠着局长,可以感受到局长颤抖的双手把我抱得更紧。

在火光中,我仿佛看见白鼠冲我微笑着,深蓝色的眼眸中尽是平静的温柔,如海水般,激起我心中的波澜。

之后,狮子变了。

“狮子呢?”
“我特别喜欢桌游,所以我想开一家桌游店!”

在狮子与Tank一起跌入谷底时,狮子向我伸出了手,我也伸出手想要将他拉住,可 惜,我们之间只差了一点的距离。我看着狮子坠落时,他嘴唇微动,对我说了一句话。
“路人,快走!”

我发誓,白鼠走后许久,我再一次看见狮子碧绿的眼眸有一丝光芒,原本空洞无神的眼睛此刻,像是要说尽什么感情,可我不懂。狮子消失在深不见底的山谷中,那一抹绿色仿佛就在我的眼前无法消去,在铃声中变得诡异。

许久后,我抬起头,才看见局长站在我的身边。刚刚战斗完的手臂淌着鲜血,此刻正握着狮子的铃铛。局长的注意力一直都不在我的身上,铃铛像是有魔法似的吸引着局长。局长有节奏地晃动着铃铛,可这铃声与平常比起,竟低沉了许多。

我起身离开,其实腿软得无法走路,可我并不管,我只是想迅速离开这个诡异的氛围。因为我注意到,铃铛上那对称的裂痕和那摇摇欲坠的金属小锤,还有系绳上平整的割痕。

之后,局长疯了。

“那,局长呢?”
“我……我想当一个正常人。”

局长将我的双手背过去用麻绳绑紧,将我锁在车头。我隔着车窗喊他,他全当作没听见,提着武士刀准备去清理被Boomer的胆汁吸引过来的尸潮。

局长临走时,透过玻璃看着我。漂亮的异色瞳中尽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

“局长!你的眼睛里有星星哎!”
“哦,你也有。”

我盯着他的眼睛,想要努力找寻那颗闪烁的星辰,可他消失了,在那个位置上,是我的身影。

“山有木兮卿有意,昨夜星辰恰似你。”

这是我能想到最应景的话吧。

局长突然低下头,捂住胸口,脸上尽是痛苦的表情。待情况好转,局长便转过头不再理会我,向着尸潮来的地方走去。
我努力想要挣脱麻绳的束缚,力度过大,麻绳与皮肤间的摩擦让疼痛放大,惹出了我的泪水。

也不记得过了多久,当我彻底挣脱了束缚 后,一切都晚了。        

“局长,你会死吗?……”
“……不会。”

我看见局长半跪在地上,尽力用手撑住自己不倒下,周围都是丧尸的尸体。然后我看见了,我一辈子都无法忘掉的情形。

局长的手,那双杀了无数丧尸,让他又爱又恨的手,穿过身体的血肉,硬生生地,将还在跳动的心脏连根抽出,然后径直倒在血泊中,没有再起身。

同时我也跌坐在地,许久都没有反应过来。不知何时,我的双手沾满了鲜血,像极了局长抽出心脏的双手。我突然感到害怕,感到无法呼吸。不敢相信,无法否认的事实是,局长死了……局长居然死了!

“痒局长!你这个骗子!!” 

我的哭喊一声比一声更加撕心裂肺,直至眼睛红肿疼痛难忍,直至嗓子无法再发出声音。所有的感情在这一刻爆发,也在这一刻消失。

之后,路人死了。

火车还在缓慢的前行,还未经过隧道便停了下来。

我砸碎了玻璃,缓慢地走下火车,扶着墙壁,一步一步走向最终目的地。

我拉开黑色的帽子,漏出鲜艳的发色,耳
边尽是witch的哭声。

“最后,他们都死了。最后,狮子由乐观变得消极,局长变得有了人性,白鼠的温柔只停留在记忆中,而他们所守护的,路人最后的一点天真,早已随着局长消失殆尽。” 
“最后,一切都消失了。”

【局路】记事簿D

°有私设,有ooc






“宝贝儿,我今天有饭局,可能会晚点回来。” 
“恩,好。”

恩……痒局长今天不在家,要干什么好呢?

于是,A路人在这么久以来,第一次打开了直播。

恩……痒局长的直播间……

A路人打开了摄像头,并把直播间的名字改为“你们的痒哥哥不在~” 

于是,局花们进来之后看到是A路人,都表示十分的惊喜和意外。

“哎怎么是老大???”
“吓得我又出去看了一下。”
“yoooooooo难得开一次直播居然是用局长的号。”
“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说不好的难道你不知道夫妻双方的财产是共用的吗?”

五花八门的弹幕刷过,A路人也不着急,依次回答弹幕上的各种提问。

时间越来越晚了,可直播间的气人值不降反增。A路人不禁感叹,年轻就是好啊。

A路人眯了眯眼睛,看着电脑上的时间快接近了凌晨。
                   

他有点困了,可他又想等局长回来。

他给局长发了一条信息,在等待回复的过程中,抱着玩偶,不知不觉间竟睡着了。

更重要的是,直播还未来得及关掉,摄像头已经把A路人的睡颜暴露给几万人。

于是,弹幕有的刷A酱的睡颜贼拉好看,有的刷让局长快点回来。

算是不负众望吧,没过多久局长就回家了。

痒局长推开家门,闻了闻身上的酒味,皱了皱眉,恩,有点难受。

他一边解开衬衫的扣子,慢慢走近电脑,才发现,他家路人靠在他的电脑椅上睡着了。

他有点无奈,想必是自家恋人为了等自己却抵不住困意才在这儿睡着吧。

他在路人的额头上轻轻地落下一吻,拿开路人手中的玩偶,用公主抱把路人抱到床上,细心地为他盖好被子。

然后痒局长坐到电脑前才发现直播居然是 开着,还有摄像头。
还是他的直播间……
这就意味着,他刚才所做的所有事情都被几万人看见了。

弹幕刷得很快,局长也没有去理他们说了什么,只是有点吃醋竟让外人看见了自家恋人的睡颜。

痒局长关掉了直播,走进浴室,把身上的酒味全部洗掉之后,钻进被窝里,搂着路人,便睡了过去。

“宝贝儿,晚安~”
“恩……晚安……”

痒局长掏出手机,咔嚓一声,把眼前三人的背影拍了下来。

他一直都很喜欢背影照,这样看起来有大片的感觉,更有纪念价值。

多年后,他重新翻出这张相片。

这张相片在手机里他一直都不舍得删,偶尔重新翻出来看一看。

他不是一个怀旧的人,这是他手机里唯一一张时间较长的相片。

相片里的三人,并肩走着,聊着四人在BML场上的尬歌,聊得不亦乐乎。

他悄悄走在三人的后面,与他们拉开越来
越大的距离。

突然想起,打求生时,他也爱悄悄地站在他们的后面,为他们清理扑来的丧尸。 

他说,你们先走,我殿后。我保护你们。

他总这么说,但他们总不愿。

他们说,快过来,我们一起走。       

他听后,加快了脚步,追上他们,与他们并肩走在一起。

在那之后,他不再悄悄走在他们后面,在
手机里,多了一张同样的照片。

唯一不同的,是四个人。

-------------End---------------

°翻局长微博时发现的图,应该是15年BML的图。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有感而发吧
°凑合着看吧,谢谢